英靠在门旁,笑了笑:"不会的。"

 
  "不,不,一定要来,就在我家,我哥和嫂子都已经准备了,还是昨天那几个人。"默默飞快地接过了话,说了两句,又细心地观察英的脸色,改口道,"不过……你要是不舒服……"
  "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一定来。"英自己觉得也有些不好意思,赶紧强调自己没事,晚上一定过去。
  默默高兴地说:"那太好了!就是,来玩嘛就不要客气。那我先回去了,你先休息一会,等会儿我来接你。"
  英说:"不用,这儿我都认识了,我自己过去就可以。"
  "那晚上见!"默默转身,再次叮嘱,"你可别再走丢了。"
  英靠在门旁,笑了笑:"不会的。"
  关上门,英再次靠在门板上胡思乱想。
  头真有些痛。她脱掉外衣,忙不迭地打开箱子,找出一小瓶药,取出一片来,倒了一杯水,吃了下去。然后,推开窗户,揉揉太阳穴,安静地望向窗外……
  默默跑下楼,只见东东一个人站在门口等她,就问:"文哥呢?"
  东东讨好地说:"他说先回去了。"
  默默四下看了看,飞快地说:"那我也先回去了,再见!"话音未落,掉头就向桥上跑去,东东连忙跟上,在后面喊道:"哎,我送送你吧……"
  此刻,文正沿着河畔独自走着,脚步一高一低,他心中同样七上八下忐忑不安。这一次,英既然去而复返,为什么又不给他任何的回应呢?
  他感到头都要炸了,脚下停住,折身向回走了几步,又停了下来,
  转身向球场方向疾步走去。
  文来到空空的球场上,望向球筐,筐是空的,他的眼神也是空的。
  他愣在那里,忽然又想起什么,伸手从口袋中拉出了那条蓝印花布的头巾。他看了看,摇摇头,一只手插在兜里,一只手攥着头巾一角,任凭蓝印花布头巾在微风中徐徐展开……
  文不知道,他的一举一动全部被默默注意到了。到家后,默默去收自己挂在阳台上的花手绢时,看到了文正站在对岸篮球场上,背对着她。她不觉抿嘴一笑。
  当她看到文从口袋中拉出了那条蓝印花布头巾时,默默觉得有点奇怪了,文哥怎么会有一条花头巾呢?
  文猛地转身向客栈的方向跑去。
  默默手中摆弄着花手绢,愣住了,她立刻敏感起来,以一个女孩子的心思猜测,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。
  文飞快地奔跑着,穿过长长的美人靠,直奔客栈而去。
  客栈房间里,英正凭窗而立,因此远远地就看见了文抓着花头巾一路跑来,跑过自己的窗下,冲进客栈。
  她似乎什么也没想,转身就向门走去。
  文脚步急促地跑上楼梯。
  英却在门边犹豫了,她知道,此刻一旦打开门,一切都会改变,一切都会发生。
  文站在门口,猛烈地喘着气,举起手准备敲门,手却悬在了空中。
 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门,对立着,时间和空气也仿佛凝滞了。
  英的心一软,眼泪不知怎么涌上了眼眶,她伸手触碰到了门把手。
  文进来,停了片刻,什么也没说,一把将英紧紧搂在怀里……
2.爱的难题
  许久,文靠着卧室的门框站着,英坐在床沿上,手里拿着那条花巾。
  "挺好看的,谢谢你。"
  "嗯,刚才你谢过了。"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tm-tiket.com/a/bomazaixianyulewang/2018/0513/5.html